一米六

不想告诉你哒

【带卡】火影大人是兔子(七)

喵化土♢兔化卡,注意是半兽化

“你说什么?”卡卡西怀疑自己听错了,揉着自己头的带土,对自己笑的带土,这种版本的带土就不应该存在好吗?“没什么。”一瞬间带土又回归面瘫脸。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卡卡西忙的不可开交,甚至连续三四天不回家过夜。早知道火影的位置会让笨卡卡如此劳累,他当初就不应该支持笨卡卡担当。正巧,?月份是猫科动物的发情期,带土非常痛恨这种生理现象,可恶的病毒,可恶的兽化,每次见到笨卡卡他都口干舌燥。

终于在卡卡西连续第五天不回家时,带土呆不住了。他本生是准备表白来着,再半哄着人去嘿嘿嘿,但那个蠢货一直不回来。面无表情地穿过人群街道,面无表情表情的赶到火影大楼(LZ:土哥你忘了神威吗……=_=)。扫视着大楼的四周,带土稍微收敛了下查克拉的气息,就虚化穿入到火影办公室。

刚进来的时候灯光晃得他眼有点花,只看见一大坨(?)白色的物体团在桌子上,那是什么鬼!卡卡西塔拉着早已经暴露的兔耳,趴在桌子上睡得正欢。看着他白皙无害的脸,好吧……半张,带土真想把他踹下去。咦,笨卡卡的脸色怎么这么白,还留了这么多虚汗。即使是睡觉也仍握着笔么?带土皱眉,直接粗鲁地摇醒卡卡西:“喂,卡卡西。”“唔……”卡卡西轻哼一声,眼带迷茫地睁眼,“是鹿丸么?”卡卡西看着眼前晃动的人影,一阵头晕。带土的眉头皱的更深,拦住了卡卡西想要揉眼的手,另一只手扶上了卡卡西的额头。果然……发烧了。“别动。”带土警告一声,没多想,直接横抱起卡卡西去医院。

第二天带土买了一束花,就去探望卡卡西。“这种病毒还是没有解决的方法吗?”门内传出卡卡西的声音,“目前是有了些进展,但还在实验。比起这些,卡卡西老师还是先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吧。”小樱道。“嘛,就怕这病毒有什么可怕的地方,发情期什么的。”(LZ:话说老卡你真相了눈_눈)门外的带土默默汗颜。“该交代的都交代了,那老师我先走喽~”“呀,慢走。”小樱笑了笑,愉快地推开门,他才不会告诉卡卡西是有发情期呢~“咦,带土叔。”小樱惊讶的看着带土,“你是来看卡卡西老师的?”“并竟是我把他送来的。”带土有些别扭地把花插进花瓶里,道。

“呀,带土,原来是你呀。”卡卡西弯成了月牙眼,脸色依旧苍白,却带了几分潮红,“那么……”“别说谢。”带土气愤地坐在卡卡西床边,“你应该珍重自己的身体。”卡卡西尴尬地“呵呵”两声,什么时候带土也关心自己了,这种感觉还真是微妙。“那么卡卡西老师,带土叔,我先走了。”小樱很知趣地先离开了。“喂,卡卡西。”带土突然对卡卡西笑的一脸温柔,卡卡西:“……”带土你别这样好不好,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很恐怖。“我们来回答一个问题,回答好了有奖励哦。”被这么脱线的带土吓了一跳,卡卡西犹豫了片刻,才回答道:“好吧。”“你觉得我怎么样?”带土严肃起来,竖起两只猫耳,眼中带了点期待。很少见到这么孩子气的带土,卡卡西突然很想逗逗他。“嗯……让我想想,宇智波吊车尾,四战BOSS……”“不是这个。”带土不耐烦地看着卡卡西,“你想死吗,卡卡西,小心我去报社。”果然现在的带土惹不起,“好吧好吧……你是我的英雄。(行了吗?)”卡卡西拉起无神的死鱼眼。带土貌似对这个答案很满意,摸了摸卡卡西的头,“乖~”卡卡西欲哭无泪。

“那么你喜欢你的英雄么?”“……”卡卡西心中有些悸动:“带土,你怎么了。(发什么神经눈_눈)”“开个玩笑怎么了。”果然还是等出院之后再讲,再顺便嘿嘿嘿,现在就算笨卡卡接受了也不能怎么样。想通的带土很快从身后掏出了一个粉红色便当,你是有多少女啊我说,身为一个病人卡卡西不想吐槽。“这是给你的奖励,吃吧。”卡卡西迟疑地接过便当,正猜想着是不是秋刀鱼,打开一看,却是天妇罗。“带土……”卡卡西看着带土拿出另外一个淡紫色便当,吃秋刀鱼吃得正欢,“为什么我的是天妇罗,你的是秋刀鱼。”“兔子不是最爱吃胡萝卜的吗,乖—兔—子。”话是这么说……虽然现在的天妇罗对卡卡西十分美味,但他根本没胆吃好不好!卡卡西自动无视带土的调戏。“没事的,笨卡卡。”带土直接端起勺子塞进卡卡西的嘴里,(LZ:别问我面罩君去了哪里,它大概飞走了→_→)觉得味道不错后卡卡西才一口一口接受带土的好意。果然兔子天性温顺,带土得逞的想,活像一只偷腥的猫。

“等等……”卡卡西突然推开带土的手,“为什么你一直喂我。”带土一脸有什么不对的神情,“哎……”卡卡西苦恼地揉揉眉,难道跟着带土他的贤值也下降了不成,“我自己来吧。”“不行。”带土神色坚决,“你是病人。来,张口,啊~”卡卡西:“……”救命啊为什么今天的带土那么诡异。

注:天妇罗是含有胡萝卜成分滴。

【带卡】火影大人是兔子(六)

喵化土♢兔化卡,注意是半兽化

“或者该说……卡卡西老师。”樱发少女抱着双臂,神情挑衅地看着卡卡西,“小樱你在说什么啊,斯坎特大哥怎么会是卡卡西老师?“笨蛋!!”小樱给了鸣人一个爆栗,“他们都是兔子,连颜色都一样,你还看不出来吗?”“哎,真的耶…”鸣人捂着头,上前一步,打量着卡卡西,完全忘记了疼痛。

“你们在说什么,我怎么会是卡卡西前辈呢。”卡卡西装傻,小樱(ㅎ.ㅎ):“那你的兔耳怎么解释。”果然他这个老师没有威严,一决定是他,连敬语都不用了。“对啊卡卡西老师太狡猾的说,当年一直在用假身份欺骗我们。”鸣人不满的抱着卡卡西的手臂,似乎想到了什么靠近卡卡西的脸,“话说卡卡西老师你戴面罩不会就是因为这颗痣吧。(确实挺色气的说)”“……”

“咳咳……我真的不是卡卡西前辈!!!”卡卡西抓狂,“灰色兔耳不是挺正常的嘛,兽化成兔子也只是碰巧。”这时街上路过几只灰色兔耳的女孩……“不过我貌似得到了惊人的消息。”卡卡西装模作样的沉思,“照你们这么说,六代目火影兽化的是兔子,这个消息价值不菲呢……”“!!!”一直冷眼旁观的带土微微叹息:“看吧,刚刚这家伙就在问我笨卡卡是不是兽化了,现在被你们暴露了。”“难道真的不是卡卡西老师……”鸣人面色发白,卡卡西兽化这件事一直是对外封锁的,但最近也有不少人猜测卡卡西兽化了,这样一来岂不是暴露了。“这个……”小樱面上也犹豫不决,“我不信,这是老师你的计谋吧。”“嘛,随你们怎么想,反正我已经得到了我需要的东西。”卡卡西对带土使了个眼色,转而面对小樱她们,嘴角弯了弯,“和我比,你们还是太嫩了。”说罢,便从口袋拿出了个录音笔。“我不管了。”带土假装不耐烦的抬起脚步离开,“那是笨卡卡自己的事,我也没有违背规则。”“带土叔……”鸣人朝带土的方向喊了喊,带土直接神威闪人。

“我不介意你们把我的脸当成卡卡西前辈的。”卡卡西眨眨眼,“你……”小樱顿了顿,压下心中的怀疑“对不起啊斯坎特大哥,可以不要公开吗?”【内小樱:鬼知道他是不是(怒゚Д゚)ノ┭┮】“抱歉呀各位。”卡卡西耸肩,“我做不到。”“斯坎特大哥,你曾经不是暗部的吗?这样做对木叶有什么利益。”鸣人开启嘴遁模式。“可我现在只是和普通的记者。”“那么对不起了,我们来决斗吧。”卡卡西眯起眼,又从包里拿出了五个录音笔:“你确定吗?我以前可是在情报部工作的,就算打不过你们,至少也能保护好证据吧。”小樱拦住了鸣人,“斯坎特大哥是要条件吧,价格我们开。”“但请在那之前证明你有证据。”卡卡西迟疑了一下,最终打开了按钮,声音的确是她们的谈论。和她们约定好了时间和联系方式,卡卡西目送鸣人她们离开。

“呼……”卡卡西抹了把头上的虚汗,全身上下都放松下来。“用得着这样么,连忍术都用上了,直接承认不就行了。”带土从空间里伸出头,他发现这样子的卡卡西挺软的。“谢谢呐,带土。”卡卡西温柔地笑了笑,“真没想到你会帮我。”……好吧带土他又想犯罪了,“我在你心里是有多不近人情啊。”带土诡异地摸上卡卡西的头,“现在你还真是让我讨厌不起来……”


每次总在细节处写长,莫非这是处女座的性格导致的!?

【带卡】火影大人是兔子(五)

喵化土♢兔化卡,注意是半兽化

“真的?”带土突然眼睛闪闪地看着卡卡西,“真的。”卡卡西无奈地摸了摸带土的头,“不过你得换张脸。”带土拍开卡卡西的手,想了想,随即变成了另一张脸,这张脸仍是带土,但却没有了恐怖的疤痕,英俊了许多,卡卡西有些看呆了。“喂。”带土拉了一下卡卡西耳朵让他回神,“那你呢?总不能让别人知道火影大人是只兔子吧。”卡卡西稍稍整理一下,就以斯坎儿的身份出门。

夜市的灯火通明,许多奇奇怪怪的半兽化人们在街上穿梭,当然也有普通人。带土一直盯着卡卡西的耳朵看,也许卡卡西并不知道,他的耳朵毛茸茸的非常有光泽,乖巧的垂在耳际让人想要狠狠蹂躏,就像是那些……眼看着又要想到少儿不宜的场景,带土摇了摇头,他最近怎么这么饥渴,难道猫也有发情期(lz:土哥你说对了)。

卡卡西买了两串糖葫芦,把其中一串递给带土。“你多大了?”带土接过糖葫芦,揉了一把卡卡西的兔耳。卡卡西笑了笑,并不反抗:“我以为你喜欢。”对!又是这种感觉,这种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心底熔化骚痒的感觉。带土很郁闷,他十分讨厌这种感觉,这会让他他感觉像黏黏的棉花糖一样,整个人都柔软了。他是……喜欢卡卡西吧……想到这儿带土的脸很快的烧开。“噗……这就害羞了。”卡卡西好笑的戳着带土的脸,唔,好热,“你,笨兔子!”带土炸毛,想要扯住卡卡西的耳朵“复仇”,却被卡卡西躲开。卡卡西护着自己的耳朵一脸警惕,同样的招数他可不会重复上当。

“啊哈斯坎特大哥。”远处的鸣人见到卡卡西似乎很兴奋,拉着小樱向这边走来,“……”此时卡卡西的表情是눈_눈这样子的。今天是什么烂日子啊,他真后悔出门没看黄历。“咦,带土叔?”鸣人诧异地看着带土,之后大笑起来,“哈哈带土叔真的和佐助一样啊,宇智波家全是喵。”“小鬼,闭嘴!”带土表示他现在很不爽,很不爽。“嘛嘛,别生气嘛带土叔。”鸣人拍了拍带土的肩,扯起一个阳光的笑容。“真抱歉呐带土叔,鸣人他就是这样。”身旁的樱发少女出于礼貌道歉【内小樱:“干得好!( •̀∀•́ )!!”】。“话说带土叔你怎么和斯坎特大哥在一起呢?”樱发少女问,带土一脸我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转头看着卡卡西,斯坎特是个啥东西,想到除自己外还有人看到卡卡西的真容就不满。

“哈—哈—哈—”卡卡西挠着头尴尬地笑着,如果只是鸣人粗神经还好搪塞过去,可偏偏小樱也跟来了……“带土先生不认识我,我只是刚好采访他一些事,对吧带土桑???”狠狠地掐了把站在一边神游的带土,“啊,是。”带土一脸懵逼。“耶,是吗?”不等鸣人开口提问,小樱就先问道,语气有些揶揄,“斯坎特大哥是只兔子呢,真巧和卡卡西老师一样……”樱发少女眼神狡黠地打量着卡卡西,卡卡西的背后直冒冷汗,果然还是要被拆穿么?卡卡西望天,他决定打死也不承认。“或者该说……卡卡西老师。”

越写脑洞越穷啊,下次会努力的

【带卡】火影大人是兔子(四)

喵化土♢兔化卡,注意是半兽化

兔子的敏锐让卡卡西立马跑了开来,“休想逃!”带土迅速拉住卡卡西的衣领,朝前一扑,把卡卡西压在身下。硬生生地撞在地面上并不好受,卡卡西皱了皱眉。“那个……带土,可以不要看吗?”卡卡西使劲扭动着腰,想要做最后的挣扎。“不行。”宇智波带土用力压制住卡卡西,扬起一个霸道邪魅的微笑。就在卡卡西的恍神中,带土直接扒掉了卡卡西的裤子,露出了一片雪白。一团银灰色的毛在空气中瑟瑟发抖。

卡卡西羞耻地把脸伏在地面上,背后炽热的目光让他的脸烧了起来。带土顿了顿,用手戳了戳银毛,银毛动了动,用手戳了戳银毛,银毛动了动,“噗……”好可爱,带土轻笑一声,直接恶意地揉捏银毛。

“带土……停下!”被体内一阵奇异酥麻的电流吓到了,卡卡西慌忙地想要阻止带土,“真是只不乖的兔子。”带土扼制住手卡卡西的手,依旧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,“唔……”卡卡西的身体越来越酥软,发出一声微弱的呻♢吟,听见卡卡西的呻♢吟,带土发现自己的下面竟然有些微微抬头。

带土立马放开卡卡西,满脸通红地离他远远的。卡卡西拉上裤子,无力地从地上爬起,脸上的一丝绯红仍未散去,一双眸子含着雾气,迷茫地望着带土。“……”带土可耻的硬了。“闪开,我去洗澡。”带土羞恼的急匆匆地走向浴室,在绕过卡卡西时又记仇似的大力扯了一只耳朵,“啊!”卡卡西痛呼一声,浴室中很快传来了淋水声,他到底惹到他什么了啊,卡卡西委屈的想。

带土最近很苦逼,自从经历了那件事后,每次见到卡卡西他都心烦意乱。“你很闲么?”卡卡西侧躺在沙发上读着《亲热战术》,斜了带土一眼。带土总是在客厅走来走去,空气里充满了焦躁连他都快要感染了,这可是他好!不!容!易!的休假。带土看着对此毫无自觉的人,说:“最近闷在家太无聊了。”“你可以出去逛逛啊。”虽然说带土是以战犯的身份待在卡卡西家,但卡卡西从没有以战犯来拘束他。带土可以出入木叶的每一个地方,只要不被人察觉。“一个人有什么有趣。”带土摇了摇尾巴,继续在客厅徘徊。“哎……”卡卡西轻叹一口气,合上了书本,“走吧,我陪你逛逛。”

【带卡】火影大人是兔子(三)

喵化土♢兔化卡,注意是兽化

带土先呆滞了三秒钟后很可耻地脸红了,可恶,这个笨卡卡,明明平时已经很勾♢引人了,现在还偏偏还这个样子。卡卡西很好奇带土的反应,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讽刺自己么?“怎么了,带土?”卡卡西捏了捏带土的猫耳,嗯,很软。“我饿了,还不快去弄饭!”带土羞恼地把卡卡西推到厨房,“咿!”卡卡西下意识地扯住带土的尾巴。“卡卡西!”“呯!”卡卡西立马关门,他表示炸毛的带土惹不起。

带土努力克制住自己虚化穿墙的欲望,他当初发什么神经才作为战犯住在卡卡西家,被监视不说,还总是被卡卡西气死,还有一点带土不想承认,他越来越在意卡卡西了……可恶,晚上他不报复回来就不信宇智波!带土在心里暗道。

这边卡卡西解下围裙,把秋刀鱼和味增茄子汁端出来。“怎么又是秋刀鱼。”带土对着秋刀鱼不满,“呀,我只会这两样啊。”卡卡西一脸抱歉地把碗递给带土,带土瞪了一眼卡卡西,夹了一块鱼肉。“……”卡卡西诧异地看着带土,“哎……卡卡西,今天的秋刀鱼很好吃哎……”带土神采奕奕,用筷子塞满自己的嘴,腮帮子一动一动的。他没看错吧……带土竟然狂吃秋刀鱼,卡卡西擦了擦眼,眼前的人还在动。卡卡西颤抖地伸出手摸了摸带土的头,带土微微摆动着头,下意识地蹭了蹭。完了,卡卡西倒吸一口气:“带土,你有没有觉得很奇怪?”“尼嗦沈魔(你说什么)?”带土砸吧砸吧着嘴,从碗中抬起脸。“你猫化了,喜欢吃鱼,我摸你头,你不反抗。”“什么意思,直接说出来。”贤二土哥果然理解不了,“得了这种病会越来越像动物。”“……”

好吧带土的食欲没了,“你说我像猫!”想起卡卡西的话,带土愤怒地扯起卡卡西的两只兔耳,“哎疼疼疼……带土,快松手!”“你这只笨兔子!”带土狠狠地掐了一下才放下,卡卡西可怜兮兮地揉着自己的兔耳,为什么每个人都要扯他的耳朵!“话说我想看兔尾巴……”带土拖着下巴喃喃道,“!!!”

其实到了后面就脑穷不知道怎么写了(´-ι_-`)

【带卡】火影大人是兔子(二)

喵化土♢兔化卡,注意是半兽化
这里是链接:(一)http://kid20010714.lofter.com/post/1e0c96bb_bf32222

佐助一脸别扭地扭过头,露出一条黑色的
猫尾。原来昨夜病毒侵入到了木叶,鸣人抱怨他一早醒来就发现自己多了一条尾巴,佐助则透露宇智波一族没人能幸免,全都猫化了。“带土也猫化了?”昨晚一晚都在火影办公楼,卡卡西好奇的问,“是的。”佐助一脸鄙夷道,“今早还跑到宇智波大宅说没脸见人,说什么也不肯回去。”这下卡卡西平衡了许多,比起他们,他幸运多了有没有,兔尾巴好藏,兔耳戴个斗笠就不会被人察觉。再聊了会儿病情后,卡卡西就优哉游哉地戴上斗笠,穿上白无垢去接带土。

拿着新上市的含有兽耳play情节的《亲热天堂》,卡卡西心情很好地敲起宇智波大宅的门,“谁。”宇智波鼬面摊地开了门,“呦,卡卡西桑。”卡卡西见到了喵化鼬,欲加想见到带土,很卡哇伊呀有木有,“那个……鼬君,我想找带土。”宇智波鼬一副了然的神情:“他不肯出来,我带你去。”卡卡西:“……”

“带土,卡卡西桑来找你。”宇智波鼬喊了声,见没什么反应,无奈地看着卡卡西:“改天我叫斑教训他,我先去忙,你自便。”卡卡西无语地目送宇智波鼬离开。“带土。”他还是试探一下吧,卡卡西想,“我来接你,我们回去吧。”房间里有一些响动,但没人回应。“没事,我不会笑话你的。”卡卡西微微叹气,都三十多岁了,性子怎么还像小孩子一样。“不,我今晚要在这儿睡,你走吧。”带土闷闷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,“我们回去睡吧。”卡卡西用哄小孩的语气道,“我给你买红豆糕,什么都听你的。”带土有些动摇(LZ:土哥你果然是吃货눈_눈),但转头一想就想到了自己现在的样子,“不,不行。”身为一个霸道总裁(误…)般的攻君,这个现实对宇智波带土打击实在是太大,怎么能让笨卡卡(未来老婆)看见!“带土,求你了……”卡卡西的声音挠得带土心痒痒的,“带土,我不想一个人在家……”“带土,既然这样我就撞门了。”“好,三,二,一……”

“呯!”带土瞬间开了门,身后的尾巴不自然地摇了摇,看着苦逼深仇的带土,卡卡西尽量保持住不笑,抬手揉了揉带土的黑发,“走吧。”带土别扭地跟在卡卡西后面,看见卡卡西微微颤抖的肩膀,威胁到:“喂,卡卡西,不许笑!不然晚上有你好看的。”卡卡西很乖的不抖了,转过脸温柔地说:“其实没什么,带土。”那你还笑,带土嗤鼻。到了家,卡卡西揭下斗笠,看到卡卡西盯着自己的兔耳一脸惊讶,无奈地说:“看吧,我和你一样。”

我的性格果然写不了甜,T^TT^T下次这正常向的吧

【带卡】火影大人是兔子(喵化土♦兔化卡)

注意是半兽化……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一)上
  四战之后木叶有恢复了平静,村子里的一切都等待着百废俱兴。但因为战争而导致了一场流行性病毒,就连我们的火影大人都没能幸免。“卡卡西老师,你确定这样没问题吗?”并竟有损火影的形象……小樱想说。“呀,没事。”卡卡西苦恼地挠了挠乱糟糟的银发,不出所料地摸到了一只软塌塌的兔耳。没事他会偷跑到医院来么?卡卡西尴尬地笑。

半兽化什么的他并不是很介意,并竟有那么多人染上了这种奇怪的病毒,但重点是身为一个火影,他半兽化的竟然是一只兔子,传出去他脸面何存呐。小樱有些恶兴趣的拉着卡卡西两只蹋着的兔耳,捏了捏,终于忍不住笑起来:“啊哈哈…好软呐……噗~真没想到卡卡西老师你是只兔子。(还是只蹋耳兔)”卡卡西死鱼眼地看着小樱,喂,什么叫他是只兔子啊……“那个……小樱,真的没办法了吗?”卡卡西打断了小樱的蹂躏。“没有呢,纲手大人亲自研究,也没能找到解决的方法……”

“小樱!”一个橙色的身影突然破门而入,朝小樱扑了过来,“噗哈哈哈卡卡西老师你好搞笑的说。”鸣人拉着卡卡西的兔耳一直向上扯,紧接而来的佐助见到卡卡西也忍不住弯了弯嘴角。“喂喂,鸣人,住手!”卡卡西反抗着鸣人,这才注意到鸣人的狐耳和一条毛茸茸的狐狸尾巴。“鸣人,佐助!!!”

太懒了明天再打完字吧………以后就正常更了(ಡωಡ)